分类

关于亿万富翁的十大真相

时间:2013年11月21日 01:34 | 标签:,

Mareketwatch撰稿人福特莱尔(Quentin Fottrell)撰文介绍了亿万富翁们的现实生活,并对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思考内容进行了分析。

亿万富翁

以下即福特莱尔的评论文章全文:

1“我们正变得日益富有。”

2013年,全球亿万富翁们的财富再创新高,这主要应该归功于大约200位亿万富翁俱乐部新成员的贡献,比如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。2013福布斯亿万富翁榜单上总计有1426人,财富总和5万4000亿美元,较之去年的4万6000亿美元增长17%之多,令人咋舌。这一名单不必说,还没有包括许多的王室和独裁者。当然,美国的亿万富翁还是最多的,442人在美国安家,386人在亚洲太平洋地区,366人在欧洲,129人在美洲其他地区,还有103人在中东和非洲。私营理财顾问公司Wealth-X和瑞银本月进行的一次调查则发现,美国亿万富翁的平均身家为108亿美元,较之去年的91亿美元有所增长。

与此同时,自大衰退发生以来,美国其他人的财富实际上是缩水了,到现在还没有复原。联储的数据显示,根据通货膨胀调整之后,至2013年6月底,美国家庭的真实净财富为68万4662美元。如果这看上去高得有点不靠谱,那是因为大多数美国家庭的净财富主要是他们的房屋。此外,这一平均数字还有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们很大的“贡献”:事实上,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对联储2010年调查数据的分析,大约半数的美国家庭净财富都不超过8万3000美元。尽管大衰退以来,美国普通人的净财富整体缩水,但是从2007年的3万5000亿美元到今天,有钱人们的财富却增长了一半还多。

他们的财富为何就能够逆势增加?“金融市场的日间高点是最富有的百分之一财富激增的重要原因。”纽约Premier Financial Advisors的理财策略是马蒂亚克(Mark Martiak)如是说。商业和住宅房地产的价格已经在反弹,他说,“再加上低通货膨胀率和低借贷利率,整体环境对富有者非常有利,哪怕高税率、高失业率、联储减退的可能与华盛顿的政治争斗都不能改变这一点。”

2“一百万已经不是当年的一百万了,哪怕一千万也一样。”

房地产网站Trulia会告诉我们,在曼哈顿一幢住宅价格的中值就有100万美元以上的时候,成为百万富翁也不见得一定就是富人。这很可能只是意味着你在纽约、旧金山有自己的住房,或者是在泽西海岸有个渡假小屋而已。“这个词儿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大的魔力了。”《亿万富翁实习生:21位亿万富翁是如何依靠干劲、幸运和风险大获成功的》(The Billionaire’s Apprentice: How 21 Billionaires Used Drive, Luck and Risk to Achieve Colossal Success)一书的作者莫洛特(Charles Merlot)指出,“在公众眼中,哪怕1000万美元,也不过只是富翁中的低等人而已。”

对于有志于成为下一个琼斯,下一个盖茨和下一个巴菲特的人们而言,八位数的年收入只是一个最低门槛。超级富翁克雷格列表网站Jameslist.com告诉我们,对于超级富翁们而言,700万美元的直升机只是便宜货。如果有人觉得宾利太过昂贵,那他应该了解以下,240万美元的布加迪威龙SuperSport才是最好的。如果想要远离邻居,富翁们可以登录PrivateIslandsOnline.com,那里列出了世界各地的世外桃源供他们选择。南太平洋斐济的Katafanga岛面积225英亩,目前售价2000万美元。

在以Facebook(FB)为题材的半虚构电影《社交网络》当中,提姆布雷克(Justin Timberlake)扮演了网景创始人、Facebook早期支持者帕克(Sean Parker)的角色,对片中的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说过一句台词:“一百万美元并不酷。你知道什么叫酷?十亿美元才叫酷。”(现实世界中的帕克接受采访时,说自己根本就没说过那么一句话。)事实上,那些曾经与亿万富翁共事的人们就说过,在这些精英当中,想要被认为是有钱,一百万根本没意义。马蒂亚克指出,亿万富翁和百万富翁或许会在公司董事会中并排坐,但是也只有微笑和握手的客套,亿万富翁其实是不会对百万富翁平等相待的。

3“这本质上就是个男性俱乐部。”

女性还是取得了一点进展的。在今年的福布斯亿万富翁名单上,1426人中138人是女性,较之去年的104人有所增加。

不过无论怎样,90%以上的亿万富翁还都是男性。或许,这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,比如《财富》1000公司当中,只有4%的首席执行官是女性,尽管这个国家议会当中18%议员是女性,而在最高法院,女性大法官更占到30%。

当然,在企业当中升职并不是女性唯一的,甚至也不是最重要的成为亿万富翁的方法。全球最有钱的女性是91岁的贝当古(Liliane Bettencourt),拥有3000亿美元财富,主要是继承自她的父亲——欧莱雅的创始人。不久前刚刚去世的梅拉(Rosalia Mera)也在全球二十女富豪之列,她则是靠的自己,尽管十一岁就失学,但是却与别人合力创建了全球服装连锁品牌Zara。

还有一个更加离奇的理论来解释男性俱乐部的现象:对于一些年轻的男性亿万富翁而言,他们财富的起点或许就是他们的睾丸酮。“就扎克伯格和萨维林(爱德华多·萨维林)而言,最酷的事情是在于,他们做这个根本不是为了钱。”《意外的亿万富翁》(The Accidental Billionaires)和《攻陷拉斯维加斯》(Bringing Down the House)的作者莫兹里奇(Ben Mezrich)解释道,“他们最初的主要目的其实是为了泡妞。结果,他们获得了亿万财富。”

4“或许我很聪明,但更重要的是我起点高。”

最近的一些研究发现,美国的亿万富翁往往都在教育程度最高的人群之列。在Intelligence上发表的《调查美国精英》一文当中,德科大学心理学家韦(Jonathan Wai)发现,与首席执行官、法官、参议员和众议员等人群相比,亿万富翁来自入学标准最严格的大学的可能性更大。

不过,他们到底是生而聪明,还是生而幸运呢?韦的答案是,很可能兼而有之。大多数亿万富翁都有中产偏上的家庭背景,包括美国第一富豪盖茨(Bill Gates),就是一位成功律师之子。科克兄弟(David and Charles Koch)之父老科克(Fred C. Koch)是Wood River Oil and Refining Company的创始人,后者即现在的科氏工业的前身——尽管让公司成长到现在的规模,确实是兄弟两人的功劳。类似的还有沃尔玛现任董事长沃尔顿(S. Robson Walton),正是他父亲老沃尔顿(Sam Walton)建立了沃尔玛。莫兹里奇总结道:“想要成为亿万富翁,生下来就是百万富翁无疑是条捷径。”

当然,也有很多亿万富翁并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。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首席执行官,八十岁的阿德尔森(Sheldon Adelson)是出生在波士顿一处工薪阶层街区,父亲是出租车司机。巴尔的摩乌鸦队大股东,五十三岁的比斯西奥蒂(Stephen Bisciotti)八岁时就没了父亲。私募公司Patriarch Partners的创始人,五十四岁的蒂尔顿(Lynn Tilton)出生在纽约的Bronx,二十多岁时成为单身妈妈,在华尔街美洲工作一百小时。“我甚至记不得我二十多岁时的经历了。”她曾经说过,“那岁月实在太黑暗了。”

5“钱就是纸。”

亿万富翁特朗普(Donald Trump)曾经在2011年表示愿意出资1亿美元为白宫建一座舞厅,但是和其他一些超级富豪的行为相比,这根本算不得挥金如土。2010年,俄国石油巨头阿布拉西莫维奇(Roman Abramovich)买下来最新的玩具,536英尺长的日蚀号游艇,媒体报道的价格是10亿美元上下。2009年,沙特阿拉伯的瓦利德(Alwaleed bin Talal bin Abdul Aziz al-Saud)王子花4亿美元买了一部空中客车A380。2006年,墨西哥商人马丁内斯(David Martinez)花1亿4000万美元买了一幅波洛克(Jackson Pollock)的画作。2012年,房地产巨头克伦克(Stan Kroenke)埋下了一处24万英亩的梦但牧场,花了1亿3200万美元以上。

不过有些时候,这样的做法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当。比如说有报道称,五十九岁的温弗里(Oprah Winfrey)最近买了一个3万8000美元的Tom Ford手包,但是根据《福布斯》,她的身家大约有29亿美元——所以,一个女人花自己全部财产的0.001%来买包,又有什么呢?

事实上,“大多数亿万富翁实际上有时候可能非常吝啬。”Wealth-X的弗里德曼(David Friedman)介绍说,他们一生都在想着如何发财,脑子里都有一本账。“他们就餐时会要来发票,会为了50美分讨价还价。”他说,“不过,他们也会花5000万买飞机。”

6“我们最怕谁?离婚律师。”

幸运的是——或许应该说巧合的是,在超级富豪当中,离婚是一种相对少见的现象。Wealth-X本月早些时候的亿万富翁研究发现,在84%已婚的亿万富翁当中,只有8%离婚过。这个离婚率和美国平均水平相比低了太多。弗吉尼亚大学全国婚姻计划的调查发现,美国人的婚姻大约40%到50%最终都是离异告终。

罗伊(Janet Lowe)曾经为若干位亿万富翁撰写过传记,包括伯克希尔的芒格(Charlie Munger)和谷歌创始人佩奇(Larry Page)及布林(Sergey Brin)等,她他解释说,离婚不仅往往意味着亿万富翁们的重大财富损失,而且隐私也失去了保障。她举例说,2003年,通用电气的韦尔奇(Jack Welch)和第二任妻子离婚就是如此——递交康涅狄格州法院的离婚文件披露了这对夫妇的高生活水准(以前是不为人知的),全美各大报都予以刊载,将大家的视线引向了韦尔奇担任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期间的薪酬。随后证监会对韦尔奇的薪资协议进行了正式调查,韦尔奇迫不得已,自愿放弃了通用电气每年价值250万美元的退休金。“在这样的环境当中,我不希望因为我的离婚交易,让一家最诚实和最正直的伟大公司被拖入公开争吵。”韦尔奇在《华尔街日报》专文解释了自己的决定。

7“我们不是靠投资股票致富的。”

一些知情人士会告诉你,如果你打算成为亿万富翁,想要制定一个计划,那么千万别把赌注押在股市上。当然,如果有人凑巧在市场底部投资,而在顶部退场,确实可以发财。不过整体而言,“如果你能够连续二十年,每年都超过大盘一个百分点,那么你确实会成为一个超级明星。”《如何变成亿万富翁》(How to Be a Billionaire: Proven Strategies From the Titans of Wealth)的作者弗里德森(Martin Fridson)解释说,“只不过,以这样的速度,散户要成为亿万富翁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我们还可以换个角度:如果你的投资每年能够获得15%的回报率——这几乎已经是任何人都不可能达到的目标了——那么,想要在二十年后获得10亿美元,你的初始投资也必须有大约6500万。”

许多亿万富翁,无论是盖茨、扎克伯格还是乔布斯(Steve Jobs),他们的财富其实都是来自创业。加州纽波特海滩退休和收益规划公司Retirement Income Center创始人、总裁克莱恩(Robert Klein)拿本月上市的推特创始人来举例强调了自己的观点。“想要成为亿万富翁,去硅谷比去华尔街成算大得多。”马蒂亚克则表示,“只是以后,当你考虑财富保值的时候,华尔街才会变得很重要。”

8“你们是逃税,我们是避税。”

超级富豪是否会比普通人更加不愿意面对自己的税务责任,这并没有数据来说明,不过可以想见,当亿万富翁逃税了,肯定会比众多普通人逃税更引人注目,而且当然,涉及的额度也会相当于很多普通人的综合。“许多亿万富翁都试图避开纳税的义务。”最新一个被曝光,蒙羞,而且面临牢狱之灾的例子是六十九岁的沃纳(Ty Warner),身家估计26亿美元。“我为我的行为道歉。”沃纳10月间对芝加哥美国地方法院表示,“我犯了错误。我自己承担全部责任。”沃纳由于外国金融账户中的资产没有报税,被联邦政府罚款5360万美元,创下了离岸账户罚金的历史纪录。

合法避税和非法逃税之间的界限无疑是模糊的。马蒂亚克解释说,多数时候,“没有人是故意的,深思熟虑地要避开税务责任”。那些非常富有的人同时也有机会获得较低的收入纳税比例,因为他们的收入大多数是来自投资,而投资所得的适用税率是低于工资的。

国会研究服务中心2012年的报告显示,大约25%的百万富翁——9万4500纳税人——实际纳税税率要比1040万中等收入纳税人来得低。

9“我的家人恨我,他们爱我的钱。”

这是澳大利亚最富有的女性,五十九岁的雷恩哈特(Gina Rinehart)的想法。她被指控严重行为不当,因为作为家族庞大信托的受托人,她试图延迟信托受益人,即他四个孩子能够拿到钱的时间。(雷恩哈特的律师事务所称,她拒绝了所有的指控,并且在媒体声明当中称,她愿意放弃受托人身份,来了结这场诉讼。)

不过,并不是所有的家庭不和都是因为金钱。矛盾也不总起于小辈啃老:金融家佩金斯(T. Boone Pickens)今年2月起诉自己的儿子,称后者诽谤自己,侵犯自己隐私权,对自己进行精神迫害,滥用电脑等,起因是他儿子在一篇叫做《康涅狄格五日》的博客当中写到了自己家庭的情况。儿子的代理律师称,这一案件目前正被达拉斯县法院受理之中,目前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决定。

10“李尔王教会我一切。”

大多数亿万富翁都按照传统,将自己的财富留给后代,或者让家人来管理家族企业。比如说,特朗普的三个孩子都在家族企业任职,甚至在他的电视节目《学徒》当中出镜。不过,近年以来,愈来愈多的人开始走上另外一条路。至少30位亿万富翁已经选择了在《捐赠誓言》上签名,这是一场发起于2009年的运动,号召富人们捐出至少一半的财富。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承诺要捐出99%,他对一位电视记者表示:“我只想留给孩子们足够的钱,让他们觉得自己可以做想做的任何事,但不愿留给他们过多的钱,让他们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不做。”

其他签署誓言的还有旅馆业的希尔顿(Barron Hilton)、银行业的洛克菲勒(David Rockefeller)、金融界的佩雷尔曼(Ronald Perelman)、花旗创始人威尔(Sandy Weill)及夫人、对冲基金界的小罗伯特森(Julian Robertson Jr。)和西蒙斯(Jim Simons)、私募金融界的鲁宾斯坦(David Rubenstein)和《星球大战》之父卢卡斯(George Lucas)。事实上,六十九岁的卢卡斯还在去年卖掉了自己商业帝国的主体,一些专家说,这是为了避免在他死后,三个养子之间发生争斗。

对于许多亿万富翁来说,遗产问题已经变得对资产问题更重要了。弗里德森指出,虽然他们并不是偶然才获得亿万身家的,但是许多人上了年纪后都会变得成熟起来,“他们大致都会告诉你,‘我最初的目标并不是做个亿万富翁,而是做个好人,做些好事。’”